AnthonyPear

暴露狂

安眠之人(中)【AMA无差 】(重修版)

Notes: 罢了我就是一只没救了的咸鱼QAQ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三)


——I silently laugh at my own cenotaph.


——我默默地嘲笑我自己空虚的坟冢。



 

他已是一个蓬头垢面、虚弱不堪的老人。

 

梅林穿着一件破烂的旧棉袄,站在街道的转角处。每日他伴随黎明灰蒙的天色而来,头顶深夜稀疏的星子离开。他就只是站着,将粗糙的皮肤与羸弱的身躯毫无遮掩地暴露于凛冽的寒风中——他只是渴望看见亚瑟。而作为一个整日站在街边乞讨的疯老头,已是他所能想到的,光明正大又无须顾忌地注视着亚瑟的唯一方式。

 

他在亚瑟六岁那年找到了他,在亚瑟八岁之后成为他的家庭教师,在亚瑟十六岁的时候选择了离开。


他亦从未料到,他穷尽全力苦苦寻找的执念,会以一个孩童的模样,在他长途跋涉疲惫不堪,几近心如死灰之时,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眼前。


“送给您。”他看着眼前的小男孩,和他手中那朵洁白的野花,几乎感到茫然。男孩微圆的脸庞上带着稚嫩的笑容,善意与温暖从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中直直倾泻出来,不掺一丝虚假。


血液逆流,心跳冻结,他的眼前瞬间变成模糊一片。


那头金发果真一如当年耀眼。



 

亚瑟进入公立中学伊始,他每日尾随着少年,沉默地在立于亚瑟身后,宛若一只无人能看得见的幽灵。他看着亚瑟感到新奇与喜悦,他看着亚瑟努力融入新的环境,他看着亚瑟向他人露出了第一个笑容,他看着亚瑟拥有了真正的朋友。


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孩有着一头卷曲浓密的长发,嘴角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的弧度,一只手臂搭在亚瑟的肩膀上,恶劣地眨眼睛;另一个则在一旁无奈地摇头,面庞温暖又英俊。

 

当梅林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他已经冲出了学校,站在街道中央汹涌的车流中,难以自抑地痛苦出声。无数辆汽车径直穿透他的身体,继续笔直地向前驶去。

 

梅林忽然想起很久以前,在他的亚瑟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问过他的问题。而现在,他或许能真正解答它了,对曾经的亚瑟解答,也对自己解答。是的,他们全都回来了。高汶,兰斯,帕西瓦尔,莱昂……他们重新回到了亚瑟身边,和如今的亚瑟一样,全都年轻又崭新,阅历尚浅,快乐无忧。

 

他们与他不同。

 

后来的后来,他看到了格温。梅林在暗处默默注视着眼睛发直,一动不动盯着格温看的亚瑟,心底暗暗发笑,随即又感到欣慰和释然。就在这一刻,他知道,他该彻底离开亚瑟的世界了。

 

崭新的亚瑟不再需要他,他曾经的挚友们也不再需要他。他并非从未产生过冲动的念头——在许多个瞬间,他绝望地想让所有人记起曾经的一切,记起。但这种渴望只持续了短短一瞬,还未萌生出幼芽就被他狠狠掐灭。他唾弃如此卑劣的自己。

 

他们如此年轻,眼神单纯又明亮。他不该,也不能再将他们拖入旧日泥潭。


 

亚瑟进入公立中学伊始,他每日尾随着少年,沉默地在立于亚瑟身后,宛若一只无人能看得见的幽灵。他看着亚瑟感到新奇与喜悦,他看着亚瑟努力融入新的环境,他看着亚瑟向他人露出了第一个笑容,他看着亚瑟拥有了真正的朋友。

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孩有着一头卷曲浓密的长发,嘴角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的弧度,一只手臂搭在亚瑟的肩膀上,恶劣地眨眼睛;另一个则在一旁无奈地摇头,面庞温暖又英俊。

 

当梅林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他已经冲出了学校,站在街道中央汹涌的车流中,难以自抑地痛苦出声。无数辆汽车径直穿透他的身体,继续笔直地向前驶去。

 

梅林忽然想起很久以前,在他的亚瑟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问过他的问题。而现在,他或许能真正解答它了,对曾经的亚瑟解答,也对自己解答。是的,他们全都回来了。高汶,兰斯,帕西瓦尔,莱昂……他们重新回到了亚瑟身边,和如今的亚瑟一样,全都年轻又崭新,阅历尚浅,快乐无忧。

 

他们与他不同。

 

后来的后来,他看到了格温。梅林在暗处默默注视着眼睛发直,一动不动盯着格温看的亚瑟,心底暗暗发笑,随即又感到欣慰和释然。就在这一刻,他知道,他该彻底离开亚瑟的世界了。

 

崭新的亚瑟不再需要他,他曾经的挚友们也不再需要他。他并非从未产生过冲动的念头——在许多个瞬间,他绝望地想让所有人记起曾经的一切,记起他。但这种渴望只持续了短短一瞬,还未萌生出幼芽就被他狠狠掐灭。他唾弃如此卑劣的自己。

 

他们如此年轻,眼神单纯又明亮。他不该,也不能再将他们拖入旧日泥潭。

 

……

 


亚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。和格温一起。

 

“先生。”他突兀地出声。两人困惑的回头,随即他看见格温的脸上露出一个同情又柔软的微笑,而亚瑟——亚瑟弯下腰,将几枚硬币放进他脚下的帽子里。

 

 他也连忙弯下腰,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:“好心的先生和女士,我衷心祝福你们…”他把手伸进口袋摸索了一会,掏出一张单薄的纸片——那似乎是一朵花的标本,递给面前金发的年轻人,轻声说,”我没有别的什么东西,这是很多年前,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…我希望您能收下…它会带给您好运的…”

 

他目送着两人相互依偎的身影渐渐远离,最终化作小小的黑点消失不见。梅林回过头,缓缓拾起脚下的帽子。

 

他猛的感到疲倦——这久违的,几乎已经被他忘记滋味的疲倦,在一千多年后,终于姗姗来迟。他知道,是时候好好休息一下了。过去是他不敢、不能,然而现在,他感到一种巨大的圆满从胸中升起,而他拒绝细细品味其中夹杂着的苦涩与悲伤。是时候了,他想,是时候去阿瓦隆湖底,寻回他迟到了一千年的安宁了。

 

他扣上那顶破旧的帽子,一步一步沿着街道蹒跚前行,忽然感觉脸上有点痒。

 

这必须得是幸福的眼泪。


 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8)
©AnthonyPea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