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thonyPear

暴露狂

酒(美队三报社产物)

       Tony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头部和胃部的剧烈疼痛使他一瞬间以为自己是从宿醉中醒来,然而他很快意识到不是——他早已在除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滴酒不沾。

       自从那天他用无所谓的表情成功得到了Pepper愤怒的一耳光。他的红发助理红着眼眶狠狠瞪着他,却在Tony想道歉时一言不发的离去。Tony沉默地听着高跟鞋与瓷砖急促摩擦的刺耳刮擦声,打算回工作室却看见了站在身后的、局促的Steve Rogers。即使只是无意,Steve明显对于窥见别人隐私还是感到有点尴尬,但他抬起头,那双海一样的蓝色眼睛里流露出的,是深切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他在Steve的帮助下戒了酒。但扪心自问,他其实很喜欢喝酒。酒精使他双眼放空,思维变慢,以至于感受不到该死的负罪感和自我厌弃,甚至使他能够找个僻静的角落独自流泪,放声大笑或者歇斯底里,和Jarvis说几句胡话,以及忘记那双该死的蓝眼睛

       而如今一切皆离他远去。Jarvis不在了,Pepper也不在了,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,他都已彻底失去。

       Jarvis,Pepper,Happy,Natasha,Clint,Rhodey。还有Steve,Steve Rogers.

       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?

       Tony跌跌撞撞的爬向酒柜,胡乱摸索——无论什么都好,他想,只要能让他从这该死的疼痛中挣脱出来,哪怕只有一小会。

       让他忘记记录父母死亡的录像,忘记躺在他工作室里的满是划痕的盾牌,忘记美国队长和他的好兄弟,忘记那封信——Steve Rogers,伟大的美国队长,为兄弟与全世界作对的美国队长,作为他父亲寻找了一生的好友的美国队长,怎么能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,像一切都无关紧要一样的向他致歉?他怎么敢如施舍一般的将联盟托付给他,在他把它搅得分崩离析,又只留下一片废墟之后? 

       Tony猛地发出一声抽泣,随即紧紧闭上眼睛,拒绝承认他在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他摸到了一瓶酒。

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,盯着手中的酒,好像要把这瓶带给人无限轻松和痛哭的东西烧出一个洞。然而最终他还是将酒瓶推到一边,顺着酒柜滑坐到地上,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他已不记得自己在工作室里不眠不休了多长时间,他好像还没有吃过什么东西,他感觉胃火烧火燎的疼,他的头发因为血粘在了一起。但这没什么,他把Friday彻底调离出了他的个人生活,同样的,他也把所有人赶出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   Tony环顾四周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复仇者大厦空无一人。




上一篇
评论(2)
热度(41)
©AnthonyPea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