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thonyPear

暴露狂

安眠之人(上)【AMA无差 】(重修版)

Notes:这篇前身是16年513的贺文,今年4月份吐槽自己咸鱼于是大修了一番(还是好想吐槽)。果然从来没有笔力何谈复健(叹气)。


Summary:一个永远停留在过去的孤魂。


愿各位喜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(一)


——I laugh as I pass in thunder.

 

——我轰然大笑从雷声中走过。 



 

梅林是游走在这世间的一缕孤魂。

 

他没有家人,没有朋友,没有爱人。他没有真正在乎的人,或者说是不再有了——昔日血肉丰满的面庞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不可避免的衰老,最终化为一堆枯骨,一口棺椁,一捧风一吹就消散了的灰尘。陪伴他日日夜夜的,唯有他紧紧抓着、绝不放手的过去。那些记忆往往喧嚣着,仿佛要从梅林的胸口跳出来;有时却又沉寂下来,在他一遍遍回想某个模糊的细节的时候,只留给他大片的空白。

 

 最初回忆往往伴随着泪水,他在视线模糊中看到繁荣的卡梅洛特,看到盖乌斯标志性的单边挑眉,高汶桀骜不羁的神色;看到兰斯温和平静的眉眼,格温朴实和善的面庞;看到亚瑟碎金一般耀眼的金发,看到亚瑟笑起来显得稚气的虎牙,看到亚瑟那双如同苍穹一样碧蓝的眼瞳中,充满着希望与坚毅。这些幻影在他忍不住从嘴角溢出一声破碎哽咽的时候便无情崩塌,碎成一片又一片残缺的形状,任凭梅林哭泣、尖叫、咒骂。后来的后来,梅林已不太能记得清是第几百个年头,再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——只剩下本能的回忆,本能的在过去的幻影中翻找那些早已作古的面容。

 

是的,他早已失去了一切。他是被诅咒的,被遗忘的,被抛弃的。

 

他还剩下什么呢?

 

精疲力竭之时,他亦一次又一次地假想属于所有人的不同结局。若是当初没有欺骗与隐瞒,没有背叛与仇恨,没有阴谋与误解……他仍在卡梅洛特做着辛苦却无忧的男仆,一日日整理床单,抛光盔甲,在训练场上充当亚瑟的活靶子,却能在危急时刻保他无虞;他每日会摘最新鲜的花送给莫嘉娜,在一旁默默见证格温和亚瑟真挚的爱情……他会在岁月里慢慢变老,让时间他身体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刻痕……然后有一天他会死去,平静地将眼睛闭上,再也不用睁开。

 

但他永远没有机会了。他用懦弱,犹豫和伪善亲手毁掉了一切。他害死了他所珍视的所有人。

 

他害死了亚瑟。

 

每日清晨睁开双眼,他都忍不住在心底再多恨自己一分,直到后来……他再也不能闭上眼睛。

 

他怎么会没有想到呢,内心缺少安宁之人从没有真正的长眠。

 

在起初的几十年间,梅林在结束一天的奔波之后尚能浅眠。随着时间推移,现实愈发粘稠,愈发厚重,日复一日,他愈发疲惫,也愈发清醒。再后来,他终于再也不能拥有任何梦境。他还记得他曾将一盒安眠药死死攥在手心,坐在阿瓦隆岸上的小屋里,像个孩子一样放声痛哭。

 

他再没有找过基哈拉。起初是不愿,后来是不敢。他并非没有怀疑过当年阿瓦隆湖边的那番对话,是否只是基哈拉善意的谎言,但他拒绝相信这种可能性。亚瑟怎么可能不回来呢?

 

直到有一天,他再也感受不到基哈拉的气息——他死了。这世间的最后一条龙亦不复存在,只留下一个似是而非的预言,和一个已经太老太老的御龙士。

 

时间永不止息,它不急于奔跑,也从不畏缩不前。它是一条挟裹了无数白骨的河流,却生生将梅林困在岸上。而梅林,他化作老人,化作少年,当过男人也当过女人。他一人逆着人潮,逆着光阴,逆着命运;他茕茕孑立,踽踽独行;他看不到前方,但他始终向前走。

 

信念只会愈加坚硬。



 

(二)


——I all the while bask in Heaven’s blue smile, 

       Whilst he is dissolving in rains. 

 

——虽然他会在雨水中消溶, 我始终沐浴着天庭蓝色的笑容。 


 

 

每当午后摆钟敲响三声,楼下的阶梯便会传来规律轻盈的脚步声。而当一头蓬乱的黑色短发笑着朝他打招呼的时候,亚瑟一天的生活才真正开始。

 

八岁的亚瑟时常感到孤独。他从未向旁人坦白他对一个拥抱的渴望——母亲只会在老照片中对他微笑,父亲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变得沉默而暴躁。唯有他的家庭教师,一位高高瘦瘦,有着一双灰蓝色眼睛和一对锋利颧骨的年轻男人,他总是知道自己的全部想法。他至今仍然记得他们的第一个拥抱——在他一次发起高烧的时候,黑发男人张开手臂轻柔地圈住他,温和地呢喃“一切都会过去”的字眼。或许是病弱的缘故,那个时候他在男人怀里难以自抑地失声痛哭,将鼻涕和眼泪糊满了男人的整件上衣。

 

他喜欢他的梅林。亚瑟在父亲在场的时候向来恭恭敬敬地喊他“艾莫瑞斯先生”,但当二人单独相处时,他只叫他“梅林”。亚瑟猜想梅林也是喜欢这个称呼的,因为他每次坏笑着这样叫他的时候,他总能在梅林的脸上看到一个混杂了宠溺,和某些他不太能理解的情感的柔和微笑。

 

梅林在结束了每日的课程之后,有时会和他闲聊,这时亚瑟就会将他的烦心事一股脑地倒出来——梅林总是懂他,他和父亲不同,从未嫌弃过他的幼稚,也向来不对他皱眉,他只会用那双明亮的灰蓝色眼睛默默注视着自己,就好像…就好像亚瑟被爱着。

 

年幼的亚瑟对周遭事物有着旺盛的好奇心,并始终对于探听梅林的一切生活细节乐此不疲。他不明白,为何梅林懂得的东西那么多,笑容又总是苍老而温暖。他曾缠着梅林追问他的年纪,却在得到回答之后,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,或许是小孩子的直觉,感觉并不可信。那时他大笑着嚷嚷着:“你撒谎!别想着让我叫你叔叔!“梅林叹着气,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:“我其实很老了,亚瑟,或许连我自己都快记不清了。”亚瑟闻言,好笑地翻了个白眼——梅林真是个说谎超蹩脚的傻瓜。

 

十二岁的亚瑟迷上了神话传说。他央求着梅林给他讲亚瑟王——那位与他有着相同姓名的国王的故事,梅林答应了他——亚瑟总是能从梅林那儿得到他想要的。但梅林从不拿着书念,仿佛他早已将这段故事看过无数遍,每一个微小细节都能熟记于心,仿佛他对亚瑟讲述的并非只是存在于纸张上的传说,而是自己亲眼所见的真实经历。


有一次,当梅林笑着总结亚瑟王子其实就是个傻瓜的时候,他不满地嘟囔:“可我读过的故事里,从没有人那样形容亚瑟王子!”梅林忽然不说话了,亚瑟看见他的笑容奇怪的僵在嘴角,几次动了动嘴唇都没有发出声音。最终梅林朝他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,仿佛打趣般说道,“我版本里的亚瑟怎能与他人雷同?”那一刻,亚瑟好像在梅林的眼睛里看到有光芒闪动。

 

那天梅林离开的要比往常早一点,要不是亚瑟足够了解梅林,他简直要以为梅林因胡编乱造而羞愧得落荒而逃。

 

一个人的人生有多长?约莫匆匆数十年光阴。


而英年早逝的亚瑟王的传奇一生,变成文字记载下来,竟也不过区区几张薄纸。


于是在一个泛着暖意的午后,梅林终于把故事讲到了结尾。亚瑟尚未从英雄离世的恍惚中清醒过来,就听到梅林所说的,关于王者终将归来的预言。他急切地拉着梅林的胳膊来回摇晃,带着无限的希冀问道,“他们会有新的生活的吧,梅林?他们所有人,都会有的吧?”他惊讶地看见面前的男人因为这句话愣住了,他的那只原本握着钢笔的手紧紧攥成一团,有一瞬间,亚瑟以为梅林会哭。然而他没有。他只是伸出手揉乱了亚瑟的金发,低声笑道,“是啊…新的生活,新的生活已经开始啦。”

 

……


亚瑟十六岁生日那天,乌瑟破天荒地没有像往常一样加班至深夜。当面容向来冷硬的男人单手提着一盒生日蛋糕、神情略显局促地出现在亚瑟面前时,几乎要惊掉了亚瑟的下巴。


偌大的房屋在逐渐暗淡的夕阳余晖中显得有几分冷清。但当亚瑟乌瑟在餐桌上举起酒杯,向自己疏远了十六年的儿子表示祝福时,胸腔中一种混杂了酸涩与温暖的情感还是让亚瑟几近落泪。


唯一的遗憾只是,此刻梅林不在这里。


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亚瑟忽然听见乌瑟清了清嗓子,仿佛在斟酌词句,“……前段时间梅林跟我提议,让你去上公立高中。我同意了……他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,昨日忽然向我道歉,说恐怕今后他不能再做你的家庭教师了。”


父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


”梅林是位好老师,是对我们都很重要的家人。有时候我看着他与你相处的样子,总会感到愧疚……我们都会思念他的。”乌瑟难得将声音放得轻缓,亚瑟却已经听不见这些安慰。


他为什么要离开?为什么甚至都没有与我告别?起初的震惊过后便是满腹的愤怒,或许还有一丝委屈。他不知道梅林究竟遇到了什么——实际上,梅林的一切个人生活他统统都不了解。即使曾经在他的追问下梅林告诉他,说他有一位善良的母亲与许多忠诚的朋友,但亚瑟从未见过梅林联系过他们,或是他们联系梅林。但梅林于他早已是超越师生、朋友一般的存在,甚至将他们彼此的关系定义为soulmate都不为过,亚瑟一直以为梅林也是这样想的。


梅林究竟是怎么想的?


这夜亚瑟在床上辗转反侧,几乎在破晓之时才勉强合上眼睛。模糊的梦境中似乎充斥着微弱的金色光芒,带着冷静又温暖的力量将亚瑟包围。然而那些光芒终于破碎着消散,在亚瑟焦急地伸出手时只从指尖流失。


一切归于沉寂。


……


第二天清晨,顶着鸡窝头的亚瑟只觉头痛欲裂。但当他回想昨日种种时,却已不记得自己为何难以入眠。

 

不过那些都不重要,亚瑟无所谓地撇撇嘴,我要去上公立高中了。


真期待啊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)
热度(13)
©AnthonyPear | Powered by LOFTER